商誉暴雷,业绩亏损,万达电影缘何还能逆势扩张丨睿和看年报

作者:陈剑誉来源:地产资管网


4月21日,万达电影公布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54.35亿元,同比减少5.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7.29亿元,主要原因为公司计提了商誉减值准备59.09亿元。扣除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影响,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41亿元,与2018年扣非归母净利润持平。



01

银幕增长,影院业务利润反降


2019年万达电影扣除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影响后的归母净利润为11.41亿元,其中包括了澳洲影院公司HG净利润2.77亿,影视制作公司万达影视净利润3.17亿,扣除上述两部分的贡献,可以简单算出,2019年万达电影国内院线部分实际实现净利润约为5.47亿,而2018年该数值为10亿(扣除澳洲影院公司HG净利润2.94亿)。也就是说,尽管2019年万达电影实现观影收入91.22亿,同比增长了0.6%,但其国内影院业务的净利润却大幅下滑,下降幅度接近50%。


对于国内影院业务的增收不增利,主要原因在于公司国内银幕的增长未能带来票房和观影人次的同等增长。2019年万达电影自营国内影城603家,国内荧幕5343块,增长分别为11.46%和11.15%,但国内票房却仅增长4.26%,观影人次增长为0,均远低于影城和银幕的增长。


和智库制图


由于票房和观影人次增速低于银幕扩张速度,导致了单银幕产出的大幅下降,带来的直接结果是:


观影业的毛利率大幅下降,从2018年的10.33%下降至2019年的6.61%,导致观影业的毛利润下降35.63%;


与观影人次相关的广告收入和商品餐饮收入也受到影响,特别是广告收入和广告毛利率均大幅下降。


而需要注意的是,对于公司的影院类业务来说,目前主要利润贡献来自于广告业务和商品餐饮业务,前者毛利贡献占比38.69%,后者毛利贡献占比41.03%,均与观影人次直接相关。


和智库制图


事实上,影院单银幕产出的大幅下降,并不是万达电影一家所面临的困境。


近些年全国银幕总数以两位数的增速持续增长,而总票房增速却快速回落,2017年银幕总数的增速为23.3%,2019年尽管下降至16.20%,但仍远高于全国票房增速的5.4%,特别是2019年的全国观影人次几乎没有增长,对广告和餐饮等非票房收入的影响是实实在在的。


毫无疑问,单银幕产出下降的问题是国内全部影院企业都需要正视的问题。


和智库制图


02

收购影视制作业务,业绩不及承诺


2019年万达电影完成了收购影视制作板块公司--万达影视,包括三块主要业务内容:电影制作(万达影视)、电视剧制作(新媒诚品)、游戏制作(互爱互动)。收购完成后,万达集团承诺万达影视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及2021年度合并报表中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数分别不低于7.63亿元、8.88亿元、10.69亿元、12.74亿元。


数据显示,2018年万达影视实际完成扣非净利润7.98亿,2019年完成扣非净利润3.01亿,合计仅完成利润承诺的66.61%。而根据盈利补偿相关协议,万达集团需履行业绩补偿承诺,2019年应补偿股份数量为43,754,034股。


也就是说,2019年的万达电影不仅面临着影院业务业绩的不及预期,还面临着影视制作业务业绩的大幅下降,原因在于:


电影制作业务收入和利润下降幅度较大,2019年万达影视主投、主控的影片数量较少、体量较低且部分影片票房不及预期;


万达影视游戏业务经营业绩不及预期,受游戏行业政策调整影响,相关公司互爱互动的部分游戏产品上线延迟。


03

商誉暴雷,导致59亿的资产减值


导致2019年万达电影大幅亏损47.29亿的主要原因在于公司计提了高达59亿规模的减值准备,其中,商誉减值55.75亿,长期资产减值3.2亿。


对于商誉减值部分,2019年公司商誉账面价值为135.79亿,计提减值准备55.75亿,剩余商誉净额为80.04亿。其中,计提商誉减值部分主要包括:1)境内影院业务的减值、2)广告业务的减值、3)时光网的减值。而剩余商誉余额主要包括:1)境外影院,即澳洲院线公司HG,2018年-2019年HG实现净利润分别为2.94亿、2.77亿,盈利能力较好,暂不存在减值需求;2)2019年新收购的影视制作板块,如游戏公司互爱互动和电视剧公司新媒诚品,该部分资产目前仍处于业绩承诺期,暂不需要进行减值测试。


和智库制图


对于长期资产减值部分,主要来自两部分,一是已计提减值的资产,如部分并购影城、万达传媒及 Propaganda公司,其实际减值损失金额超过商誉账面价值,需要补充计提;二是部分自建影城资产的减值,因单屏幕产出下降,公司对发生减值迹象的自建影城相关资产进行了减值测试,相应计提减值准备。


导致万达电影商誉暴雷的主要原因在于电影行业环境变化和公司自身业务调整两方面。2019 年,随着电影行业增速放缓,而全国银幕数量继续保持较快增长,公司前期并购的影城观影人次、票房收入、非票房收入均出现下降,经营业绩未能达到预期。


另外,目前宏观经济和电影行业环境的变化,也导致了公司广告业务资产组业绩出现下滑。同时,公司对时光网业务结构进行了调整,原有部分业务被舍弃,导致时光网收入和利润均未达预期。


04

非公开增发,逆势扩张进行时


2020年第一季度,万达电影净利润预计亏损5.5-6.5亿,而上年同期为盈利4亿。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自2020年1月23日至今,公司影院全部停业,而计划春节上映的影片也未能如期上映,导致公司电影相关收入大幅下降,而固定成本费用支出却较为刚性,带来公司经营业绩的大幅度下滑。


影院停业、业绩亏损,并未能阻止万达电影的影院扩张计划,公司在年报中披露2020年计划新建影城50-70家,接近2019年的水平。


在公布2019年报的同时,万达电影也公告了《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计划募集资金43.5亿,其中30.45亿用于新建影院项目。在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中,万达电影计划在2020年至2022年新建影院162家,其中,2020-2022年分别为59家、81家、22家,新增银幕数分别为466块、627块、165块。


资料来源:万达电影年报


本次增发融资新建影院数162家,占目前已有影院数的27%,再加上自有资金和银行融资的扩张计划,也就是说未来1-2年万达电影的影院数量将扩张30%以上的规模。


对于万达电影在目前环境下进行逆势扩张,和智库判断主要原因在于:


1、国内电影行业仍有较大增长空间。相较于北美地区的3.4-3.7次人均观影次数,我国目前人均观影次数仅为1.2次,也就是还有2-3倍增长空间,具有较大潜力。根据普华永道《2017-2021年全球娱乐及媒体行业展望》数据,2021年中国电影票房就有望将达到700亿元。


2、国内电影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升。目前我国电影院线行业竞争激烈,但集中度较低。相较于北美市场的前三大院线的市场份额合计超过 50%,澳大利亚第一院线公司市场份额22%,目前万达电影市场份额仅13.3%,有较大提升空间。


2017年至2019年,全国银幕增速高于整体票房增速,中小影院公司经营压力较大,其中部分已逐步退出市场,每年新建影院数量开始下滑。而此次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院线行业短期内承受较大压力,面临现金流不足的阶段性困境,中小影院经营压力尤为突出。也就是说,行业周期拐点叠加疫情影响,影院行业的出清速度将进一步加快。


3、影院盈利能力有提升空间。对比澳洲院线公司HG,2019年拥有影院数量53家,屏幕472块,实现净利润2.77亿,单个影院净利润522万,而万达电影2019年国内影院数量603家,屏幕5343块,净利润5.47亿,单个影院净利润仅90万。如果此次疫情过后国内影院行业完成出清,单个影院盈利增长空间较大。


和智库认为,对于影院行业企业来说,强大的终端控制力是核心竞争力之一。比如,龙头企业可以利用终端优势,建立自有渠道和网络APP,2019年万达电影自有渠道线上票房占比同比增长约35%,人次同比增长约40%,注册会员数同比增长近一倍,达到1.5亿。


显然,万达电影可以通过逆势扩张布局,不断提升城市覆盖率及渗透率,巩固公司在院线行业的市场份额和领先地位,而实现规模优势,并在行业出清后加速盈利的恢复和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