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朋友圈”的华谊兄弟丨睿和看年报

作者:陈剑誉来源:地产资管网


2019年初,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就曾反思,“今天我们交出这么不理想的一个业绩,我感觉很抱歉,但不用追溯市场原因,我们还是以反思自己为主。”同时,他提出“2019 年华谊发展会继续聚焦‘电影+实景’。目前来看,2019年的华谊兄弟并未能摆脱困境,王董事长的反思或许还将继续。


4月29日,华谊兄弟公告2019年年报,公司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21.86亿元,同比下降 43.8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9.60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 262.32%。


如果加上2018年华兄弟亏损的11亿元,两年时间里华谊兄弟已累计亏损50多亿元人民币,对比目前公司仅100亿元左右的市值规模,这两年的华谊兄弟可谓是伤痕累累。


显然,在提出“去电影化”后,公司的“IP共生”生态链战略并未能成功,公司正在为“去电影化”买单。



01

业绩持续亏损


华谊兄弟之所以在2019年出现如此巨大亏损,主要来自于两方面:主营业务的下滑和资产减值带来的损失。


主营业务方面,目前公司的业务包括四大板块:影视娱乐、实景娱乐、互联网娱乐、产业投资。2019年各大业务均出现大幅的萎缩和下滑,其中——


1.影视娱乐板块,实现营业收入20.87亿元,同比下降42.93%。原因在于核心影片未能上映,如《八佰》,而已上映的影片票房不及预期,如《小小的愿望》、《只有芸知道》;


2.实景娱乐板块,实现收入0.35亿元,同比下降76.81%,原因在于实景项目进度不及预期,前期品牌使用费收入开始减少,后续进入运营收费阶段;


3.互联网娱乐板块,实现营业收入0.30亿元,同比下降42.47%,华谊创星终止新三板挂牌;


4.产业投资板块,公司投资收益为-1.96亿元,在处置部分股权投资后,也出现较大亏损。


资料来源:公司年报


资产减值方面,2019年华兄弟计提各项资产减值损失29.64亿元,占总亏损额的76%。该部分亏损主要来自于前期的主业并购和产业投资,其中,长期股权投资减值损失18.73亿元,来自于前期对英雄互娱和广州银汉等项目的产业投资;商誉减值损失5.98亿元,来自于前期并购的天津欢颜和东阳美拉。


和智库制图


进入2020年,在疫情的影响下,全国影院已关停了三个多月,没有影片上映,华谊兄弟一季度进一步扩大亏损,达到-1.43亿元。


目前来看,除了对外投资收购带来的资产减值风险,以及核心影片上映风险外,华谊兄弟又将面临着影院持续停业的风险,给2020年的华谊兄弟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


02

“朋友圈”战略继续


2018年复旦大学某论坛上,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坦言自己没有受过正规高等教育,朋友圈是他最好的大学,他的很多主意、生意都来源于朋友圈。事实上,“朋友圈”不仅是王中军个人的大学,也是华谊兄弟公司一直以来的核心发展战略。


华谊兄弟目前已建立的核心团队包括冯小刚、张国立、管虎、程耳、田羽生等,而这些核心人物中,大多正是来自于王董事长的朋友圈,之后再通过收购股权的形式进行深度绑定。2013年华兄弟收购张国立的浙江常升,2015年收购冯小刚的浙江东阳美拉,2018年入股管虎的七印象文化。但是,这些纳入公司财务报表内的“朋友圈”也为公司带来减值风险,截止2019年底,浙江常升累计计提商誉减值2.44亿元,东阳美拉计提商誉减值6.61亿元。


然而,将公司人才队伍局限在管理层的朋友圈内,忽视年轻导演和演员队伍的内部培养,导致公司影视作品的不可持续,青黄不接,已有IP支撑不了“IP共生”生态链,或许也正是华谊兄弟近些年衰落的原因之一。


4月29日,华谊兄弟还公布一份定增预案。预案显示,非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约8.24亿股,发行价格为2.78元/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2.9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而此次参与定增的发行对象也颇为豪华,包括阿里影业、腾讯计算机、阳光人寿、象山大成天下、豫园股份、名集团、信泰人寿、三立经控、山东经达。


显然,此次豪华定增团的成员均来自于王中军的朋友圈,或者说华谊兄弟的定增战略投资者更多来自于王中军的个人资源。


和智库制图


完成此次定增后,华谊兄弟的债务压力将得到较大程度的缓解。数据显示,2019 年末,公司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合计27.87亿,需要偿付的资金处于较高水平,而受高负债率的影响,2019年财务费用3.23亿,融资成本高达11.58%。定增完成后,在降低偿债压力的同时,公司的融资费用将可以大幅降低,也将彻底解决了华谊兄弟近些年的现金流困境。


除了资金层面的支持外,豪华定增团也将围绕“电影+实景”与华谊兄弟进行战略合作。“电影”方面,包括影视制作,共同开发制作电影,包括影视基金、影视制作、影视发行;短视频合作,利用华谊兄弟的艺人、制作、平台等资源进行娱乐营销方面的合作;广告合作,包括艺人代言、营销方案、知识平台等。“实景”方面,包括合作开发新的实景娱乐项目,以及将各方IP资源和产品资源引入已有的实景娱乐项目中。


和智库制


在华谊兄弟王董事长的经营意识里,所有生意都来自于朋友和周边的社会关系网。


从此次定增方案来看,通过朋友圈资源,王董事长不仅在为华谊兄弟寻找资金,还在为公司拓展“电影+实景”的经营业务,期望将华谊兄弟打造成朋友圈的业务合作平台。


从表内走向表外,从内收走向开放,短期来看,王董事长的朋友圈将大为改善公司目前的经营困境。但从长期来看,企业的发展仍将取决于自身的内在价值,对于影视企业来说,内在价值就是优秀的影视内容制作团队和衍生品开发团队,华谊兄弟如何打造自身的内在价值才是王董事长真正需要反思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