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雅郡带你游亦庄 | 千年南海子的前世今生!

来源:京华雅郡

在京城的历史上,南海子曾经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五朝皇家猎场、两朝皇家园囿,现如今的南海子公园也因其独特的历史韵味,吸引了众多游客流连忘返。那对于南海子的由来以及其前世了解么?今天,京华雅郡将带您探秘南海子不为人知的前世今生。


皇家苑囿的前世 南海子的由来


南海子又称南苑,位于古永定河冲积扇的前缘,历史上永定河的冲刷泛滥在这里留下了许多洼塘和沼泽。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使这里成为了辽、金、元、明、清五朝皇家猎场和明、清两朝的皇家苑囿,鼎盛时期曾经筑有长达120里的围墙,涵盖了现今南城的大部分区域。



四时捺钵——始于辽代


南海子作为皇家苑囿,有考察为辽代,辽代将燕京升为陪都(南京)之后,身为游猎民族的辽代帝王,很快就注意到了南京郊外一带的大片湿地,于是就把这里辟为“春捺钵”的场所,并经常到这里纵鹰、捕猎、射大雁。(捺钵:契丹语,意为行帐、营盘,是契丹国君主出行时的行宫,即临时居住处。)


下马飞放泊——传承于元代


元灭金后,忽必烈在北京地区始建元大都。作为游牧民族的蒙古族,日常开展骑射、放鹰、捕猎等活动那是必不可少的。于是大都南郊的湿地就理所应当的成为了他们晾鹰、捕猎的最佳场所。这时的南海子(北京南郊)被元朝亲切的称呼为“下马飞放泊”。


燕京十景南囿秋风——兴盛于明代


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为了寻欢,把元朝的猎场扩大了数十倍,改称“南海子”,同时被明朝大学时李东阳收编入燕京十景,称为南囿秋风。于永乐十二(1414年)年下令扩充此地,并修葺了一百二十多华里围墙,四周开辟四个海子门。明朝之所以称“南海子”,因为这里位于皇城之南,与紫禁城北面的北海、后海、什刹海相对而言。


皇家狩猎演兵之南苑——发展于清代,毁于晚晴民国

到了清朝,南海子又被称为“南苑”,作为专供皇室、官僚们进行狩猎和演兵习武的地方,将土墙改为砖墙,在明朝四门的基础上加修五座大门。先后在南海子修建了团河行宫、新衙门行宫、旧衙门行宫、南红门行宫4处行宫,德寿寺、宁佑寺、元灵宫、永慕寺、宁佑庙等20余处庙宇。据说,清圣祖康熙在位的61年里,竟来南海子近一百三十次,而乾隆来南海子次数,已无法计算,仅他写南海子的诗赋,就多达四百余首。


就这样昌盛了近千年的南海子,也在晚晴民国时期付之一炬。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攻下南苑,行宫寺庙被毁,鸟兽也被射杀,中国独有的麋鹿(四不象)的最后一个种群也在这场浩劫中被猎杀殆尽,剩下的被劫往英国,成为英国乌邦寺独有的稀有动物。

辛亥革命后,袁世凯采纳法国顾问的建议,于1913年在南苑创建了中国第一所正规的航空学校——南苑航空学校。在军阀混战的民国时期,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南海子成为兵家必争之地。1937年“七七事变”后不久,日军对南苑发起了进攻,中国守军奋起抵抗,保卫南苑。南苑保卫战最终以失败而告终。


辉煌的历史与自然 复苏与当代


历史进入当代,南海子回到了人民群众的手中,南海子的历史掀开了崭新的一页。2009年,南海子湿地生态恢复工程启动。对于水体过滤、下游用水质量提升以及地下水的补充,南海子湿地的生态修复起到了重要作用。


如今,占地159.64公顷、包括“五区十六景”的南海子一期工程顺利完成。漫步其中,绿树成荫,不见半点儿杂乱,也闻不到深埋地下的垃圾产生的异味,这片古老的水文环境又焕发了新的生机。同时也是北京著名的生态科普基地—— 麋鹿苑。1985年,38头麋鹿漂洋过海,从英国回到了故乡中国。国家在北京专门成立了麋鹿生态实验中心,并辟出60公顷土地,建成麋鹿苑,这也是中国第一座以散养方式为主的麋鹿自然保护区。经过30多年的局部生态恢复,当年引进回国的麋鹿从38只繁衍到了近千只,并且麋鹿苑还将近600只麋鹿输送到了全国38个省市,麋鹿这个中国本土物种得以重生。


当代人居典范与南海子的完美相融


在经历兴盛、衰败、复苏的南海子公园,现已经成为北京生态的典范园林,而作为亦庄河西区的雅居乐·京华雅郡,不仅能够尽享南海子的生态绿意带来的惬意享受,更将生态与生活相融,以ProLife理念,缔造了当代人居的全新典范。


1.png


2.png


3.png


4.png


京华雅郡打造了建面约80-134㎡的主流户型区间,功能、收纳、舒适的三大享受,以其中建面约89㎡硬核网红户型为例:不仅做到了标准的南向三面宽双卫全明,包括可变户型设计以及关系到厨房空间使用最大化的U 型设计,还有厨房收纳空间的最大化实现和客厅隐形收纳空间的配置、主卧套独立人居系统等等,都体现了越来越人性化和生活化的进阶考量,并加入了对全周期家庭成长性的关注。


于公园里生长的京华雅郡,将当代人居与生态完美相融,为您缔造更加和谐惬意的全新人居样本,京华雅郡ProLife,为极致人生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