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问盈利,IDC疯狂加血何时休?

作者:陈剑誉来源:地产资管网(ID:thefutureX)

1.png


今年IDC市场异常火爆,相关的概念股频频增发募资。与此同时,相关公司的盈利能力很不尽如人意。


6月22日,世纪互联宣布获得黑石集团旗下基金1.5亿美元投资。同一天,万国数据也高调宣布,高瓴资本、ST Telemedia已同意通过定向增发方式对其进行共计5.05亿美元的股权投资,二者将分别认购4亿美元和1.05亿美元的股份。


随后,6月29日,据外媒报道,世纪互联正考虑在香港二次上市,预计将筹集数亿美元。


而在A股方面,3月11日,鹏博士发布定增预案,拟向欣鹏运、中安国际、广州瑞洺以及自然人余云辉共4名特定对象发行股份募集约24.62亿元;3月14日,数据港公告,拟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不超过17.34亿元;4月17日,光环新网公告拟非公开发行募资不超过50亿元。


频频动作下,IDC企业对于资本市场的渴望,以及资本市场同样回报以IDC企业的热情,不仅体现在融资额上,更对应在IDC企业的股价走势上。详细数据显示,年初至今,万国数据、世纪互联、数据港股价涨幅分别为126%、233%、224%。


然而,看似一派红火的数据背后,IDC企业持续亏损的财务报表怎样解释?行业普遍性的盈利难题如何解决?桎梏到底在哪里?


2.jpg


3.jpg


4.jpg


一场竞逐资本的游戏?


IDC行业企业被资本市场青睐,主要得益于今年我国新基建开发热潮与疫情对线上业务的推动。在资本眼中,需求决定市场,当上游提供网络服务的企业需求量骤增,下游IDC行业的市场机遇无疑是巨大的。



这种情形下,也难怪无数IDC企业纷纷加速规模扩张,以头部企业万国数据为例,短短4年间,运营机柜规模已从2016年的2.44万个增至2019年底的9.03万个。同样,世纪互联、光环新网、宝信软件等企业,规模均不断扩大。


5.png


然而,快速扩张的背后,除去科技的光环,IDC行业本质仍然是一场资本的游戏,且十分残酷。


根据睿和智库测算,行业普遍单个IDC机柜投入为19-24万元。其中,以零售型业务为主的光环新网,单个机柜的投资规模在24万元,其中设备投资占比为65%-78%,土建及土地投资占比为20-30%;以批发定制型业务为主的数据港,单个机柜的投资规模在19万元,其中设备投资占比约为75%,房屋和建设投入约为12%。


另外,以万国数据为例,2016年至今,万国数据IDC机架数量净增加6.59万架,公司资本支出合计高达141.1亿。


由以上数据测算可以大致得出,假设单个大型的数据中心机架规模数量为5000架,则一个数据中心的资本投入就已达到了10亿元规模。


数据中心建设的高资本投入特性,正是IDC企业对资本渴求的真正原因。为满足每年巨额的资本支出,IDC必须不断依靠各种渠道为自己“加血”。


6.png


IDC上市企业可以快速通过公开市场股权融资的方式“加血”,具体案例如在美股上市的万国数据与世纪互联。2014-2019年,万国数据股权增发融资规模达到106.55亿;世纪互联也在2015-2016年获得了43.69亿的股权融资。


7.png


除股权融资外,债务融资也是IDC企业常用的融资手段,但随着债务规模扩张,IDC企业将不得不承担沉重的利息费用,如万国数据2019年仅利息支出就达到9.69亿。


8.png


财务报表每况愈下


巨大的投入支出下,财务报表肯定不会好看。据睿和智库整理,2020年一季度,IDC企业们的财务报表,可谓“没有最亏,只有更亏”。


5月14日,万国数据发布2020年Q1财报,显示一季度净亏损9200万元,但同比去年净亏损的1.366亿元,已有所收窄。5月15日,世纪互联发布2020年Q1财报,显示一季度净亏损1.388亿元,同比去年净亏损的1.366亿元,亏损更多。


9.jpg


从2014年至2019年,世纪互联亏损额分别为3.48亿、4.28亿、6.34亿、7.73亿、2.05亿、1.82亿,尽管近两年亏损额有所收窄,但2020年一季度亏损再次放大;万国数据亏损额分别为1.3亿、0.99亿、2.76亿、3.27亿、4.3亿、4.42亿,亏损额逐年加大。


10.png


IDC盈利桎梏难除?


长年陷入持续亏损的低谷中,是IDC行业普遍性的问题。这主要与行业盈利模式有关,其中,“租售比”是决定数据中心能否盈利的关键因素。


首先,企业运营IDC,要在城市或城市周边投入资本购置土地,之后再投入大额资本配置硬件构建数据中心。建设及配置完成后,才能通过向下游客户出租机柜,以逐年获得租金及服务收入。


据睿和智库统计,目前数据中心的客户主要有互联网公司、政府机关、金融机构、制造业公司等,其中互联网公司为IDC企业最主要的客户类型。


11.png


以往,尽管IDC企业普遍背靠互联网公司这一主要大客户群体,有稳定的客户和租约现金流,但睿和智库注意到,近年来IDC行业招揽优质大客户越来越难,而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互联网公司已相继自主研发IDC相关技术,减少了对第三方数据中心的依赖。


4月20日,阿里巴巴旗下阿里云宣布,未来3年再投2000亿,用于云操作系统、服务器、芯片、网络等技术研发和面向未来的数据中心建设。


5月13日,腾讯管理层表示,腾讯云未来将新增多个超大型数据中心集群,这些数据中心集群将秉持集约化和模块化模式建设,长远规划部署的服务器将超过一百万台。


下游互联网客户话语权提升的同时,供应端数据中心市场的总体规模仍在快速增长,预计未来3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不低于30%。


上下游供需不平衡,已经导致我国IDC行业普遍过剩,特别是地区发展不均衡的特点十分凸显。尽管总量缺口不大,但一线城市经济发达地区明显“需大于供”,而三四线经济不发达地区则“供大于需”。


这一现象对于IDC企业的发展成本,施压巨大。一方面是只有一二线优质城市才有市场需求,数据中心建成后才能有稳定租约以获得现金流,但这些城市进驻成本极高,需要雄厚的资本实力。而另一方面,三四线经济不发达地区进入很容易,但建成的数据中心往往空置率极高。


根据睿和智库的测算,一个上架率达到90%的IDC项目中,电费成本占比在45%左右,房屋设备租赁及折旧占比约为42%,两者成本合计占比达到90%左右,而这两类成本都为刚性成本支出,难以通过规模化或技术进步达成优势。


可以说,在成本支出刚性,同时“租金收入”有瓶颈的情形下,IDC企业的盈利难题短期内仍然无解。


未来,对于IDC行业及企业,或许唯一值得期盼的是,伴随5G建设大规模部署、传统企业加速上云,互联网数据流量或将在5G时代迎来加速爆发,并为IDC行业带来新一轮“供不应求”。


也或许,到彼时,IDC企业的盈利难题,才能找到真正的解决方式。


12.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