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双区”建设启示录:大国首都没有硝烟的“战争” | 睿和研究

作者丨周伟 编辑丨马丹凤 排版丨马丹凤

来源丨地产资管网(ID:thefutureX)



在这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际,首都北京应有自己的使命和担当。


9月4日

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北京将设立自贸区。这是继雄安新区、北京副中心之后又一具有长远意义的部署。

9月5日

北京市市长陈吉宁补充道,北京将以数字贸易和科技创新为主要方向,推动数字贸易试验区、大数据交易所和数据跨境流动监管三项建设;

9月7日

国务院批复《深化北京市新一轮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建设国家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示范区工作方案》。


同日,《北京市促进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行动纲要(2020—2022年)》、《北京市关于打造数字贸易试验区的实施方案》、《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设立工作实施方案》等重磅文件正式发布。


宏观指引、配套政策推进的密集推出,似乎都意味着作为京津冀中心的北京,经济要走上前台。


旗帜价值


北京从淡化经济角色转向经济前台,被赋予“打造国家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示范区”、“设立以科技创新、服务业开放、数字经济为主要特征的自由贸易试验区”等使命,笔者大胆揣测,首都意欲承担大国担当是题中应有之意。


使命一:推动首都经济高质量发展

疫情减弱后,北京密集发布一系列刺激经济发展政策。


6月9日,北京市正式印发实施《关于加快培育壮大新业态新模式促进北京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若干意见》),包括1个若干意见,5个具体行动方案,形成了“1+5”的政策体系。《若干意见》围绕新基建、新场景、新消费、新开放、新服务分别提出了相关的政策措施,系统推进新业态新模式发展。


服务业扩大开放示范区和自由贸易试验区更是让北京获得政策资源的叠加,必将加速北京高质量发展和开放进程。


使命二:带领京津冀建设世界级城市群

客观讲,相比长三角和大湾区,京津冀协同发展效果一直无法尽显。


若与世界五大城市群相比,京津冀城市群面积仅次于五大湖城市群;人口接近美国东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群与五大湖城市群之和;GDP、人均GDP、地均GDP均垫底,经济实力差距较大。


北京设立自贸区,相当于真正形成了京津冀自贸区群。北京作为带头大哥,三地各具特色发展,协同联动也将加强。

京津冀城市群与世界其他城市群比较

 资料来源:恒大研究院;制图:搜狐城市


使命三:国家服务业扩大开放的示范和样板

2015年国务院批复《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总体方案》,北京成为中国唯一的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城市。北京服务业发展代表着中国服务业的最高水平,已经成为中国服务业的一面旗帜。


在试点政策带动下,北京的服务业占GDP比重达到了83.5%,高于全国近30个百分点,数字经济占全市GDP比重超过50%;服务贸易持续快速发展,年均增速超过15%。在北上广深等四大一线城市中,第三产业的服务业在整个经济中的占比分别为83.5%、72.7%、71.62、60.9%,北京遥遥领先。


而北京自由贸易试验区的设立和《深化北京市新一轮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建设国家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示范区工作方案》的批复,有望更好发挥北京在中国服务业开放中的引领和示范作用,为服务业开放向全国推广提供经验,为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提供样板。


铠甲与软肋


北京被赋予过诸多使命,承受过14亿人一次次的期待,似乎没有北京办不成的事儿。它像战场上的常胜将军,拥有最坚固的铠甲和最具杀伤力的武器。


北京不缺资源,各种资源都集全国之最。


在教育资源上,时下全国211大学共有115所,仅北京就有26所,占比22.6%。不仅数量上占比第一,质量上也占据各领域的龙头资源。


在高科技企业数量上,2019年北京日均设立高新技术企业数量达250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累计已达2.5万家,其中,独角兽企业82家,占全国的一半。研发经费投入强度位居全国首位。


金融资源聚集。北京是中国金融资产总量最大、金融机构数量最多的地区,40余家外资金融机构落地北京或扩大在北京的投资。


在文化资源、旅游资源、医疗资源等方面,北京的优势也十分明显。


这些优质资源是北京的铠甲与武器,助其取得一场场战役的胜利。但在这个新的战场上,北京也有软肋。


要完成被赋予的使命,北京缺什么?

缺少像谷歌、苹果这样的世界级企业,缺少拥有全球竞争力的企业,缺少居于战略制高点的人才和企业。总的来说,北京缺少的,是创造超一流人才和企业的软环境、软实力。


日前,北京市与世界经合组织(OECD)、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等国际组织和国内研究机构合作,对北京市发展环境进行了全面评估。评估结果显示,近年来北京市实施的扩大服务业开放举措取得一定成效,电信、计算机服务、影视、商业银行、保险、法律、空运、工程咨询 8 个行业开放度相比于中国均有不同程度的提高,计算机服务、工程咨询行业开放度相比于中国的全球排名大幅上升。但与 OECD 平均水平和标杆经济体相比,北京市服务业开放在外资准入等方面仍有不小差距。


北京市重点服务行业开放度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对比

来源:《2020北京市服务业发展环境评价报告》


对比美国、英国、法国、日本4个主要发达经济体以及 OECD 平均水平,不难发现,北京市重点服务行业及服务贸易领域相对落后,多数行业开放度低于 OECD 平均水平。


  • 电信、保险业的竞争度低于标杆经济体;

  • 商业银行、空运的竞争度略高于日本,但低于其他标杆经济体;

  • 服务业投资监管服务水平在7个国际样本城市中排在最后,其中,透明度得分适中,公平性得分偏后,高效率和包容性得分较低;

  • 知识产权保护与促进方面,北京在知识产权创造活力上表现亮眼,但在创造质量上略有不足,专利“多而不优”;

  • 区域协同发展水平上,京津冀在制度协同性、经济聚集程度与发展结果均等化方面与国际样本城市群有一定差距。


这些差距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长期以来,北京以首都核心地位和政治资源为发展的最大动力,并不注重服务业发展。但既然上了全球服务业竞争的战场,后疫情时代的北京势必要将营商环境改革、打造软实力作为高质量发展的最大驱动力。


服务业战场

北京打造服务业扩大开放的综合示范区和自由贸易区的意义,不仅在推动北京经济提质增效,也不仅在带动京津冀打造世界级城市群,更重要的是让其引领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领导中国在国际服务业竞争的战争中取得胜利。


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服务贸易出口2795亿美元,进口4941亿美元,服务贸易逆差2146亿美元,是全球最大的服务贸易逆差国。自2010年后,中国服务贸易总额和服务贸易逆差就持续扩张。服务贸易的逆差主要来源于旅行、运输、知识产权使用费、保险和养老服务行业等。如今,服务业已成为与集成电路、石油并列的我国三大贸易逆差项目。


反观美国——全球最大的服务贸易出口国,其2019年服务贸易出口总额高达8467亿美元,进口5975亿美元,服务贸易顺差2492亿美元。


从中美服务贸易出口结构看,中国主要是旅行、运输、加工服务等,而美国主要是商业和个人服务、知识产权费、金融服务等,这三大出口服务类型规模均超过了1000亿美元。


即便是与同为亚洲国家的印度对比,中国也有所不如。印度在服务外包、软件设计、IT服务、宝莱坞歌舞大片等服务贸易领域都具有不俗的实力。印度2019-2020财年服务出口额为2141亿美元,服务进口额为1314亿美元,实现了827亿美元的顺差。


中国服务业发展的质量不高,服务业的国际竞争力不强,北京在服务业发展的示范作用将主导中国在这一主战场的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