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大礼包的背后是块难啃的硬骨头 | 睿和研究

作者:周伟


导读

壹.从经济特区到先行示范区,从经济发展到社会治理,深圳再次迎来重要的历史转折。


贰.深圳土地资源不足、房价畸高的问题有望获得一定程度的缓解。


叁.创新的人口管理和社会治理机制对深圳来说就显得尤为重要。


肆.《方案》从高校建设到全链条创新体系夯实深圳的创新基础和成果转化。


伍.《方案》更多涉及的是资金、土地、劳动力、人口、社会管理公共要素等要素市场改革。




40岁的深圳,正值年富力强之时。在百年未见的世界大变局下,深圳再次充当深化改革的先锋!面对党中央给的“大礼包”,有期待,更有难度。


10月1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下称“方案”)。同时,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上也明确指示了深圳先行示范区建设先行示范的领域和要求。


在深圳建区40周年这个节点,在十四五开局之年,在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之始,根治经济社会顽疾,获得未来长时间的发展动能,只能依靠进一步改革,也只有改革一条路。



01 改革——深圳的基因




“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


1980年8月26日,深圳经济特区正式成立。由此,中国第一个经济特区在中国南部崛起。深圳从创建伊始就肩负着从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从封闭走向对外开放的历史使命。


深圳在40年的改革开放中一直扮演思想解放先锋的角色,也为国家强盛民族富强提供着“中国经验”。


为改革而生,因改革而兴。40年前,深圳GDP从成立经济特区前的1.79亿元,还不到香港的1%,发展到2019年2.69万亿元。辖区内财政收入从成立前的几百万元,增加到2019年的9424亿元。深圳市从一个纯农业小县,超过香港,一跃成为经济总量位居亚洲前四的现代化科技大都市。和40年前相比,今天的深圳面积是当年的6倍,人口是当年的42倍,GDP爆增到当年的14000倍。


这次,深圳再次面临与40年前类似的“突围”,但在建设先行示范区的过程中,背景和任务与过去完全不同。在经济发展方式上,由外向型经济向“国内国外双循环”经济转变;在对外开放上,从美国对我国经济、科技等方面的制裁、围堵、脱钩中“突围”出来,从要素开放转向规则、制度、标准等方面的全面开放。从经济特区到先行示范区,从经济发展到社会治理,深圳再次迎来重要的历史转折。


邓小平在1984年、1992年视察深圳时,一直肯定深圳最重要的经验是敢闯敢试、思想解放。新历史使命也要求敢闯敢干的“深圳精神”。



02 调整土地政策,探索城市空间利用


土地政策的创新对深圳再改革来说,可谓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土地面积是这座一线城市最大的软肋。在北上广深中,深圳土地面积最小,全市总面积为1996.85平方千米,大致相当于上海的1/4,北京的1/8。在如此狭小的土地上,深圳却创造了比广州还多3298.5亿的GDP。


即便是土地如此捉襟见肘,也还是将50%的土地用于生态绿化,不允许被开发。剩下的土地,30%作为工业用地,用于筑巢引凤吸引企业落户深圳的谈判筹码。一道“红线”,一道“绿线”,占去了深圳80%的用地。仅存的20%土地,还要切一大块给商业,一小块给医疗、教育、市政道路建设。也就是说,深圳最终能用于住宅开发的土地,不过是总面积的10%左右。


深圳这一用地现状创造了房价十年十倍的“世界奇迹”,也塑造了“全球最难买得起房”城市的标签。畸高的房价将会对深圳未来发展产生较为严重的负面影响,甚至可能成为阻碍深圳发展的最大毒瘤。


此次《方案》中明确,支持深圳在土地管理制度上深化探索,具体内容为:将国务院可以授权的永久基本农田以外的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审批事项委托深圳市政府批准。支持在符合国土空间规划要求的前提下,推进二三产业混合用地。支持盘活利用存量工业用地,探索解决 规划调整、土地供应、收益分配、历史遗留用地问题。探索利用存量建设用地进行开发建设的市场化机制,完善闲置土地使用权收回机制。深化深汕特别合作区 等区域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支持依托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建设自然资源资产交易市场,完善一二级市场联动的土地市场服务监管体系。试点实行土地二级市场预告 登记转让制度。


一方面增加面积、调整土地供应结构,另一方面加速存量用地更新、土地转性等推动土地合理化、集约化利用,深圳土地资源不足、房价畸高的问题有望获得一定程度的缓解。


03“移民之都”和创新人口管理


最年轻的一线城市——深圳从40年前的小渔村发展为今天的国际大都市,是一个典型的移民城市。在中国内地,一二线主力城市都受益于跨区域的外部人口流动,但要说移民城市属性最强的,还是非深圳莫属。有数据称,深圳移民数量在98%以上。

源源不断的外来移民涌入,在奠定城市活力的同时,更为城市持续输送着创新发展最需要的人才。最近有分析者指出,在清北复交等国内名校毕业生中,深圳已经成为最受欢迎的城市。


近几年风起云涌的“人口大战”中,尽管深圳的落户门槛较之于二线城市还是偏高,但人口吸引力却依然不减。2018年,深圳以近50万的新增人口高居全国城市人口增量排名第一位。


2016年-2019年一线城市常住人口增幅(单位:万人)

文章配图1020.jpg

睿和智库制图

数据来源:国家和地方统计局


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常住人口和相对不多的户籍人口的巨大差距。2019年,深圳的常住人口为1343万人,户籍人口为494万人,户籍人口占比仅有36.8%,而西安、成都、南京、武汉、杭州、天津、广州、北京、上海占比分别为96%、90%、83%、80%、76%、70%、62%、60%、59%。放在一线阵营当中,深圳的户籍人口占比仅相当于其他城市的一半。这是因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深圳有意识地控制户籍人口规模。


换言之,深圳只有不到40%的人群在买房租房、就业、孩子教育、社会保障、购车等方面享有福利待遇。


这次中央要求深圳深化户籍制度改革,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完善居住证制度,鼓励根据实际扩大公共服务范围、提高服务标准,稳步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


在吸引外国高端人才方面,深圳也推出一系列具有含金量的审批政策。《方案》提出,按程序赋予深圳外国高端人才确认函权限,探索优化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和工作类居留许可审批流程。支持探索制定外籍“高精尖缺”人才认定标准,为符合条件的外籍人员办理R字签证和提供出入境便利。为符合条件的外籍高层次人才申请永久居留提供便利。支持探索建立高度便利化的境外专业人才执业制度,放宽境外人员(不包括医疗卫生人员)参加各类职业资格考试的限制。


对于这座“移民城市”,创新的人口管理和社会治理机制对深圳来说就显得尤为重要。



04 夯实创新的原动力

这里汇聚着7家世界500强企业,有中国“最牛街道办”——粤海街道办,这个仅有14平方公里的街道社区,孵化了87家上市公司,诞生了马化腾、许家印两位全球华人首富。以至于有人将美国对华为、中兴、大疆等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制裁打压总结为,这场制裁是中国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办和美国的贸易战争,该论点在去年火遍网络。


华为、中兴、大疆等深圳本土科技巨头熠熠生辉的背后,更是一个庞大的高新技术产业生态。2019年,深圳新增国家高新技术企业2700多家,累计达1.7万家,总量仅次于北京,超过广州、上海。


让人很难想象这一成绩是靠“移民”取得的。20世纪90年代,深圳被称为“文化沙漠”,一直以来,深圳高等教育资源缺乏的现状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一个常被引用的数据是,深圳的在校大学生数量,居然直到2018年才突破10万,不仅大大低于广州、武汉的百万级数量,也比绝大多数省会城市要低。


北上广深2018年在校大学生情况

文章配图.jpg

数据来源:各城市2018年统计公报

图片来源:《中国最牛街道办,究竟牛在哪儿?》

《方案》从高校建设到全链条创新体系夯实深圳的创新基础和成果转化。



1 在办学上放权。


探索扩大办学自主权;探索扩大在深高等学校办学自主权;在符合国家相关政策规定前提下,支持深圳引进境外优质教育资源,开展高水平中外合作办学;赋予深圳对企业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分站的设立和撤销权限。


2科研创新和成果转化机制改革,让创造力得以充分显现。

在技术转化环节,主动强化市场化导向和科技成果产权改革。


3改革科研项目立项和组织方式。


建立主要由市场决定的科技项目遴选、经费分配、成果评价机制。深化科技成果使用权、处置权和收益权改革,在探索赋予科研人员职务科技成果所有权或长期使用权、成果评价、收益分配等方面先行先试。


4优化创新资源配置方式和管理机制。


支持实行非竞争性、竞争性“双轨制”科研经费投入机制。


5推动完善科研机构管理机制。


建立常态化的政企科技创新咨询制度。实施高层次科技人才定向培养机制。



05 要素市场改革的先行示范


这次的方案更多涉及的是资金、土地、劳动力、人口、社会管理公共要素等要素市场改革,根源在于中国的产品市场基本上放开了,但是要素市场却长期被人为压制和垄断。


中国制造业在国际市场占有优势,很大程度上是依靠成本优势。这种成本优势不是靠技术进步获得,而是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劳动、资金、能源、土地的成本获得的。它实际上是对企业变相的补贴,也可以把过去的要素市场扭曲看作是居民对企业的一种补贴。这种现状导致的结果,导致了正规市场、正规部门的成本被压低,使得成本优势变得更加突出。


对要素市场的压制的一个后果是,消费占GDP的比重从八十年代的50-53%,九十年代的45-48%,本世纪初的新一轮下跌,直到2010年35%的低点。最近的十年虽有所上升,但仍然维持在40%以下的低位。如果没有要素市场的进一步改革,不能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实现“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将成为一句空话。


在几个主要的要素市场上,中国依然维持了较高的市场壁垒,往往是通过政府计划管控模式或者是少数大中型国有企业垄断的形式进行资源配置。这导致了长期以来一系列的经济扭曲,引发了经济效率和社会效率的下降。


例如:


在金融市场上,处于上游的金融机构没有压力和动力为实体经济提供切实有效便利的服务。


在劳动市场上,户籍等一系列限制劳动力自由流动的措施,使得劳动力不能够有效的自由流动。在土地市场上,垄断型的土地出让制度更是直接导致了土地配置效率的扭曲和由此而引发的经济结构的扭曲。


在技术市场中,行政性的配给方式和产权界定的不明晰、交易中介的不充分、需求引导的不充足直接导致了技术无法被有效创新和转化。


垄断的要素市场,也带来贫富差距扩大、阶级分层和社会的割裂,对社会治理带来巨大的挑战。


睿观点

40年的风和雨,深圳由一个小渔村发展为国际化大都市,很多体制机制的创新在这里萌芽并扩散到全国。当前,中国再次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土地财政依赖、城市劳动者市民化、科技创新力、法治化水平、政府的边界等这些以前显得不那么显著可以先放一放的问题,随着国内外宏观环境的变化和经济增速下行就变得刻不容缓,北上广深一线城市首当其冲。深圳需要啃下这些改革的硬骨头,为其他地区提供“中国经验”,这对中国十四五时期以及更长时期的发展意义重大。


借用孙中山先生一句话: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参考资料:

一份重磅文件传出,深圳迎来超级利好!正和岛

张思平:总结近40年得失利弊,警惕房改偏向 财经

十四五期间,要牢牢把握“要素市场改革”这个牛鼻子 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