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增速5.5%意味着什么? | 宏观经济

图片

整理 | 童洋、张琦、张爱、杨凯

编辑 | 刘阳   视觉 | 童洋

责编 | 韩玮烨


3月5日上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发展主要预期目标是:国内生产总值增长5.5%左右。经济增速预期目标的设定,主要考虑稳就业保民生防风险的需要,并同近两年平均经济增速以及“十四五”规划目标要求相衔接。这是高基数上的中高速增长。


对于今年GDP目标的设定,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何立峰在随后的部长见面会上补充道:“2021年我国经济总量达到114.4万亿元,中国经济一年净增13万亿元在中华民族历史上是第一次;按美元折算,增量达到3万亿美元,也是世界经济发展史上从来没有过的。


根据睿和智库搜集的汇总观点显示,经济学界普遍认为,“政策底”已夯实,概会呈现先低后高的基数效应。目标的达成虽仍有难度,但未来可期。


  稳增长基础上的高质量发展  


  • 湘财证券研究所所长兼首席经济学家李康认为:

    无论指标如何,均反映出我国已从过去的“高增速”发展模式,切换到向“高质量”发展模式的过渡。若是只追求绝对数值的增速,其实并不难。难点在于,一方面要保证GDP增速背后的成色,避免通过传统模式拉动GDP。另一方面,在关注总量的同时,也需要关注经济结构上的边际变化。


  •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认为:经济运行状态可能会从2021年下半年的“类滞胀”演变为2022年的“弱衰退”。在政策偏暖托底作用下,经济增速仍保持在合理区间,失速的风险较小。


  • 国泰君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何海峰认为:

    设置GDP增速目标的意义,在于给各部委和地方政府提供一个指导全年工作的抓手,这一目标既要与我国经济的长期规划相一致,也要与当前经济形势相适应。从长期看,“十四五”规划虽未给出经济增速具体目标,但习近平总书记在“规划说明”中提出“到2035年实现经济总量或人均收入翻一番”,鉴于2021年8.1%的增速,未来14年我国年平均经济增长需要保持在4.5%以上。考虑到随着经济体量增大、劳动人口收缩,我国经济增速的中枢将逐渐下移,所以在“十四五”的开端,保持相对较高的增速是必要的。从短期看,“十四五”期间我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5.5%左右,尽管面临一定压力,但通过经济政策使增速回归潜在水平是合理的。


  • 国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认为:在“政策底”已夯实的背景下,第一季度前后或将成为全年的“经济底”。以重大项目为代表的基建、产业等项目加快施工,带动实体需求改善,预计第二季度边际改善最为明显。如果实体需求能走出收缩“负循环”、经济预期修复,GDP增速回归5%至5.5%的合理区间


  提振经济要靠实体产业


  • 中航证券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董忠云认为:

    未来增长的动力主要来自高技术的新兴产业,2021年前10个月,我国高技术产业的工业增加值和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都明显高于总体,说明从经济结构上看,高新技术产业发展迅速,带动我国经济结构持续优化。但从体量上看,高技术产业高增长尚难以对冲房地产和基建走弱


  • 中信建投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黄文涛认为:

    2022年,经济工作将围绕以下九个方面—加大宏观政策力度、深化改革、创新驱动、扩大内需和区域协调与新型城镇化、乡村振兴、扩大开放、绿色低碳、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改善民生重点展开。关注科技、制造、基建、数字、绿色、地产。收入角度看,今年将继续推进大规模减税降费,预计今年减税降费力度有望进一步突破1.3万亿。支出角度看,今年精准的支出发力将继续延续。财政依然将主要支持“三保”为首的基本民生领域、“十四五”重大项目以及重点科技攻关领域。


  • 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郭磊认为:

    对于GDP要达到5.5%,我们做过测算,对于固定资产投资,在同比增速农业9.8%、采矿业零增长、服务业5%的假设下,制造业要5.7%、基建需要6%、地产需要2%,整体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才可以做到5.0%.在制造业7%、基建6%、地产2%的假设下,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才可以到5.5%。


  •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分析师周茂华认为:

    目前,国际地缘局势升温,可能对全球产业链供应链,能源及商品供给构成冲击,我国需要对输入型通胀保持警惕,适度加大相关原材料供给投入,继续落实好商品保供稳价的政策措施。


  • 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罗志恒认为:

    促进消费和扩大有效投资,增强经济内生增长动能。新一轮促消费政策发力,叠加“共同富裕”政策落实落细,有望撬动储蓄释放,提振消费,强调支持新能源汽车消费。要扩大有效投资,聚焦补短板重点领域,避免无效和低效投资,集中在重大工程、地下综合管廊、管网改造等。


  房地产拉动经济效果犹存


  • 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助理兼首席经济学家伍戈认为:

    当前房地产销售和投资的下挫幅度、速度超出过往,即使不再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面对稳增长的严峻形势,政策力度或许不能太小。与这轮调控相伴而生的是房企频频爆雷,以及后疫情时代宏观经济稳增长的特殊压力,从多数机构观点来看,大家都在关注后续的政策表述和行动,对调控效果的预期也在不断调整。


  • 东方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认为:投资反弹的力度取决于房地产投资的增速。现在房地产政策以稳为主,但是预计房地产增速不会大幅度地增长,可能在0%到3%,那么就算是比较温和的增长,对经济的拉动还是比较有效。基建在边际上会有一点提速,但是不会特别的明显。


  • 中海晟融首席经济学家张一认为:

    未来地产的宽松会在地方层面展开,而且政策宽松力度不会超过2016年相关政策。2016年3月,央行、银监会发布《关于调整个人住房贷款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限购城市首套房首付比为30%,不限购城市首付比可降至20%。两会在房地产政策方面,会进一步细化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的“尽快发展长租房市场,推进保障性住房建设”政策。例如确定240万套保障性住房的资金来源、土地供应方式等。


  • 中泰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陈兴认为:

    多地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公布了全年的保障性租赁住房的筹措目标,其中以上海和北京最为突出。此外,各地也在推进城市更新行动,例如北京就提到要有序推进老旧楼宇、老旧厂房等6大类更新项目,完成老楼加装电梯200部以上等


  • 华兴资本首席经济学家李宗光认为:

    房地产在任何国家、任何阶段都是国民经济中最重要的行业之一。当前,房地产行业面临多重约束。短期目标—“避免市场过快下滑”和长期目标—“房住不炒,避免房进一步价暴涨”之间,存在剧烈冲突:短期来看,去年下半年以来,房地产市场迅速入冬,严重威胁到经济大盘的稳定,新房、二手房量价均持续低迷。民营房企断暴雷,大多处于生死边缘。但长期来看,抑制高房价方面始终在探索“最佳方案”。去年下半年,房地产税试点骤然提速,就是这一探索的重要一步。但也应看到,房地产税或多或少会有短期冲击效应,不利于短期市场稳定。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继续强调“房住不炒”,强调推进保障性住房建设,支持商品房市场更好满足购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强调因城施策。同时,避免房价进一步暴涨。


(本文根据各家研究机构研究员的公开信息整理,如有纰漏,请联系后台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