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OfO黯然神伤到WeWork即将上市,共享经济征途再起 | 新办公

作者:资管君  编辑丨 李江涛来源:地产资管网(ID:thefutureX)

微信图片_20190910174515.jpgOfO小黄车在沉寂多时后又出新闻了。


01


近日,OfO小黄车在全国推出了有桩模式。就是利用已经损坏不能移动的小黄车添加P字停车牌,并改动蓝牙设备,形成无线停车区。

小黄车1.jpg



现在想用OfO小黄车,只有在停车区域停车才能算还车。而这样的操作,大大降低了日常维护的成本。


当然,这个举措的实施,也让很多人发出惊呼:OfO居然还活着。


其实不仅仅是OfO,其他共享单车企业也在奋力求生。


现在共享单车主流玩家美团单车、哈罗单车和滴滴单车,不约而同地在京沪试点提价,起步价普遍涨了0.5元左右,同时大家都设计了超时计费的机制。


有媒体就此评论表示,大风刮过,资本开始退场、城市容量收缩,走过资本狂热投入烧钱占量、阵痛反思格局重组,共享单车终于走到了坡道滑行的长尾阶段。


而如果从更高一些的角度看,轰轰烈烈的共享经济行至今日,也已经到了大浪淘沙水落石出的时刻。


其实,不光是共享单车,对于把“共享经济”概念带进国人视线的Uber来说,现在的日子也不好过。


本来风光上市,却没想到随之而来的巨额亏损曝光和股价暴跌,让舆论对这家全球最大的网约车公司和它背后的共享经济的前景产生了疑虑。


毕竟在共享经济落潮的时候,商业模式和盈利点才是资本集中关注的模式重点。


小黄车2.jpg

Uber——共享经济学家的白月光


02


最早诞生于美国的共享经济曾因在人与物质资料共享资源基础上,建立起了新的社会经济生态系统,变成全世界投资人关注的“网红”。


“轻资产、重运营”的商业模式使共享经济迅速成为国内外创投圈的黑马和热点。


如今创业大潮过后,市场供大于求,全球经济下行带来的资金萎缩也使这个行业资金链断裂的困境普遍存在。


由于之前资本来得容易,大量“轻资产、重运营”的共享经济变成了重资产、重运营的模式,现在面临的问题更为突出,行业急需寻求新的商业模式实现突围发展。


8月初,从事共享办公空间业务的WeWork展开首次IPO,这家估值470亿美元的公司财务状况随之公开。


小黄车3.jpg


这是年初Uber上市以来申请IPO股指最高的初创公司,而WeWork的商业模式与其盈利路径似乎也与Uber有呼应之处。


甚至其对亏损的解释也与Uber如出一辙。


日前WeWork曾表示,预计在可见的未来无法实现盈利,如要实现盈利,可能需要在增加租赁和控制成本方面增加支出,而这无疑会对WeWork公司的成长速度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


这句话用通俗的语句解释就是,重资产模式下,盈利成为了绊住共享办公行业的最大难题。


小黄车4.jpg

因此,有专家表示,谁能解决共享经济的发展瓶颈,谁就能成为真正共享经济的“领头羊”。


03


大洋彼岸,在共享经济收口的当下,同样曾以重资产模式饱受争议的国内共享办公行业也正进入冷思考。


中国的共享办公与美国前辈不同的是,他们早早就开始了整合资源、探索模式创新的努力。


因此,现在这个行业的头部玩家已经可以通过自身的发展,给出共享经济的解决方案:轻资产和生态链接。


这其实也是回到了共享经济最初的出发点:弱化所有权、释放使用权、激发社群价值,使每一份社会资源在既定的框架中,得到价值最大化。


而国内共享办公领先品牌优客工场正在着重发力轻资产战略,也同样印证了这一点。


目前优客工场已完成全国30余个轻资产项目的合作落地,覆盖北京、石家庄、深圳、广州、西安、乌鲁木齐、呼伦贝尔等城市,服务客户从中型企业到国际公司,行业从互联网、人工智能到设计、文化等,轻资产输出的当年即获盈利。


以管理输出和服务定制为支点,撬动行业模式扩张,向办公全价值链服务裂变者转变,在优客工场的一系列动作之后,这样的目标驱动清晰可见。


细分至办公板块,优客的轻资产模式优势相比其他共享经济兄弟行业显得尤为突出:


弱化共享办公空间的成本投入,促使其经由行业厮杀积累的大量标准化服务、精细运营经验优势充分释放,从而以更快、更有效的方式盘活城市闲置资产。


这样一来,优客工场依托于共享生态和各种丰富的业态,为资产方创造跑赢市场平均水平利润的同时,也成功缩短了自身的盈利周期。

小黄车5.jpg


04


与此同时,深切市场需求,从“二房东”的外界印象转型成为基于共享办公空间的企业资源整合链接者,也是国内一众共享办公品牌的努力方向所在。


共享办公的始祖WeWork曾多次强调自己是一家科技公司,而对于国内品牌优客工场,更多是在为了成为以服务赋能企业、以空间链接资源的全链条赋能生态圈而努力。


截至2018年底,优客工场通过孵化、并购、投资等方式共参股公司超过50余家,初步形成了以共享办公空间为核心,由40余家企业构成的生态社群。


衔接产业链上下游,为创新效应的发酵提供了有利的客观环境的同时,优客工场自身也尝到了生态投资的甜头。


目前,优客的投资回报浮盈超过7000万,单一项目回报浮盈超过8倍。


因此,在市场环境不甚乐观的2019上半年,优客工场依旧动作频频,在深圳区域完成对wedo联创社和松禾孵化器的整合,年营收或破亿元,并首度实现盈利。


这也可以看作是共享办公一个很有希望的前行方向.


而随着智慧城市兴起和物联网经济迅速发展,资源调度、信息采集将会更加严谨和精确,这样的情况下,共享经济将获得崭新的发展机遇。


其实,很多共享经济企业如果抛却投资者疯狂跟风的泡沫,反而沉下心来做产品,以厚积薄发的累积效应再次登陆资本市场的时候,必将拥抱无限的可能。


毫不夸张,现在正是共享经济再次出发的好时候。


大浪退去,裸泳者已悄然离场,而经验丰富的水手正在船头展望,准备下一场远航。


毕竟,风浪中有希望就有未来。